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恐怖灵异 >杀鬼破邪最新章节 > 杀鬼破邪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臭味难闻

  叶叔吃完中饭后,跟往常一样坐在大殿里喝茶。叶婶收拾好碗筷,提了两大箩筐上午刚采来的蘑菇和野菜,来到大殿门口,坐在小椅子上分拣起来,还不时与叶叔说上几句。

  听到庙外传来的声音,叶叔放下茶杯走了出去,侧耳听了听,听声音应该是山谷回音,可听不清楚是什么动物在叫。

  山神庙所在的区域在罗山外围,也是罗山山脉的一部分。罗山区域森林茂密,即使在大办钢铁的年代都没有得到破坏,是难得保留下来的一片原始森林。

  山里野兽种类繁多,什么叫声都有,叶叔也没太在意,继续回到大殿喝茶。

  拣好蘑菇野菜,叶婶拿了畚箕和扫把,打扫干净后将垃圾倒到庙外的竹林里。

  返回山神庙,走在天井里,叶婶突然想起罗天阳还没回来。她瞧了瞧天空,阴天也看不出时辰。等回到房间看了手表,才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她不禁惊叫道:“老头子,天阳还没回来,会不会是小鬼回来了?”

  “哐当”一声,叶叔被叶婶一叫,吓得跳起来,手中的茶杯跌落在地。

  叶叔看了叶婶一眼,狐疑道:“老伴,不会这么巧吧。小鬼并不知道天阳去山道,“老头子,天阳也该饿了,你带上保温瓶里的汤和馒头,再带些冷开水润润嘴。”

  叶叔回到房间背上太极八卦袋,走到天井里,叶婶也正好过来,手里拿着保湿瓶和一袋馒头,还有一瓶冷开水,他一接过就急急忙忙往山顶赶去。

  好臭!

  到了山顶,刚爬到岩石上,就闻到一股迎面扑来的臭气,心里感到一阵恶心,脑袋一晕。叶叔忙不迭地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蹲下就干呕起来。

  待身子稍稍好受了些,叶叔这才紧闭嘴巴手捂鼻子站了起来,转身往岩石上一瞧,大吃一惊。他惊愕地望着前方,不由自主地放开手,张开的嘴巴,一口臭气吸了进去,脑袋更是昏眩,马上又捂住嘴鼻。他看见罗天阳衣衫凌乱,正歪倒在岩石上一动不动。

  叶叔急忙掏出符咒,戒备着朝四周张望起来。

  岩石上除了罗天阳躺在那里,还有一把刀和一只太极八卦袋,以及一只空空的布袋。岩石周边也没看到什么,老松树上在眼力所及的范围内都无异样。

  叶叔看到这里才松了一口气,但搞不清楚罗天阳为何会如此。

  糟糕,是走火入魔。叶叔心里一惊,可转眼一想,心里又平静了许多。修炼道法只听说没炼成的,从来没听过有走火入魔这种事。

  看着罗天阳的残状,叶叔想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的状况。他朝罗天阳走过去,越靠近,从手指缝里渗进的臭味越浓,明显是从罗天阳身上发出来的。

  走到身前,只见罗天阳双目紧闭,眼边还有泪渍。脸色蜡黄,上下两片嘴唇干裂,白得如漂白过一样,明显是严重的缺水状态。衣服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暗黄物质,叶叔猜想这就是罗天阳身上的分泌物,也是臭味的来源。

  卧槽,这小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臭?

  叶叔心里很是疑惑,他蹲下身子,用手探了探罗天阳的鼻息,发现呼吸还在,只是呼出的鼻息很烫。

  至少还活着,叶叔更是放了大半心。

  叶叔强忍着臭味,想将罗天阳扶起来,可他的手一碰到他的身子,立马撒手,大叫着跳将起来。

  甩甩手,用嘴猛吹一会,叶叔才感到好受些。他疑虑地望着罗天阳,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天阳的身上会这么烫?这样的温度足以让人在短时间内烧死,可他为何还活着。”

  接着他又拍拍脑袋自嘲道:“我怎么会希望天阳死了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嫉妒羡慕恨’在作怪。”

  情况搞不清楚,连碰都不能碰,叶叔想想也是头痛,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就决定先喂罗天阳喝些水和汤,反正他有昏迷不醒喝粥的能力。

  他拿过保温瓶和开水瓶,走到罗天阳身边,身子蹲下去,用勺子撬开罗天阳的嘴巴。而后打开开水瓶,倒了一勺喂了进去。

  “咕噜”一声,冷开水进了罗天阳的嘴中,被他咽了下去。

  叶叔这下心情就好了许多,呵呵笑道:“这小子,真是经验丰富啊。这水喝得,跟人醒着一样娴熟。”

  撬一下嘴巴,喂一勺冷开水。喂完冷开水,又开始喂汤。喂完汤,看着罗天阳的脸色已经有所好转,至少嘴唇不再那么白了。

  轻碰碰身子,还是非常烫,叶叔也没辙,想了想就返回山神庙去。

  到了山神庙跟叶婶一讲,急得叶婶拎了冷开水壶就往山上跑。

  这老太婆,看她急的。叶叔摇摇头,到厨房挑了两只空水桶往山上走去,没过多久就追上叶婶。

  叶叔知道在离山顶不远的地方有一眼小山泉,他走到那里舀了两桶水,往岩石上挑去。到了山顶,却发现罗天阳已经坐在那里吃饭。

  玛的,这又是什么节奏?这不是浪费我的情感吗?叶叔心里愤愤道。

  罗天阳听到响声,看到是叶叔叶婶,咽下嘴里的一口馒头,站起身冲了过去。不等叶叔放下担子,马上用木勺舀起水就往身上浇,那动作比在泼水节上泼美女还来得快。

  很快,两只水桶都见了底,罗天阳这下放下木勺,喘了几口气,说道:“哎哟,真是热死我了。”

  叶叔惊疑地望着罗天阳,问道:“天阳,你没觉得自己身上很臭吗?”

  罗天阳看到叶叔叶婶都捂着鼻子,抬手用鼻子嗅了嗅,惊讶道:“叶叔,叶婶,你们也太夸张了吧。不过是汗臭味而已。”

  “还而已呢?下面二十多米的地方,有一条小道上拐过去,大约十来米的地方,就有一个小水潭,你去洗洗干净再说。”叶叔往下指了指说道。

  松语文学免费小说阅读_www.16s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