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其他类型 >小说手心里的温柔最新章节 > 小说手心里的温柔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第十一章

  就在如雁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于是她把这个天大的消息告诉了武新源,新源高兴地说自己要做爸爸了,他兴奋地抱起如雁转了两圈,于是两人准备赶快结婚。

  可是李宁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几乎奔溃了,陈俊峰安慰他忘了自己的妹妹,可是李宁摇着头说他永远都做不到。

  在李宁的帮助下,他很快又通过了三门课程,于是为了抓紧复习,他每天吃完饭就去宿舍外看书,不再去打麻将浪费时间。

  有一天,浩天国际董事长刘浩东在总经理王天乐的带领下视察工地进展,他来到民工宿舍里看望工人,远远就看见坐在那看书的陈俊峰,他走到陈俊峰跟前,没有刻意去打扰他。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刻苦用功的农民工。于是对他产生了一丝敬意。于是走上前去问他在看什么,他说是自学考试。刘浩东问他考啥试?他说是建筑学。于是刘浩东当机立断地告诉他,他现在不需要工程师有一个李宁就够了,他现在缺一个司机,每个月八千元,吃住全包。问他愿意不愿意?这可是一步登天的美差啊,陈俊峰知道他今天遇到贵人了,非常高兴地同意了。

  从此以后,陈俊峰就成了董事长的专职司机,他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父母,结果母亲嚷嚷着要他去把孙女悦玲赶紧找回来。陈俊峰又沉默了。

  有一次他开车送老板去机场的路上,他仿佛看到了秀珍和范天云在马路边散步,这儿正好是荷花淀,他送走了老板,在经过荷花淀的时候特意下车去附近看看能不能找到秀珍。

  可是他转了一圈还是没找到,最后又无功而返。星期天晚上,李宁打电话叫他去酒吧喝酒,突然进来两个坐台姐,令陈俊峰惊讶的是其中有个女的竟然是那天救他的大姐,他遇到了救命恩人,非常高兴地请她吃饭,聊天。陈俊峰告诉大姐,他已经找了她快一年了,没想到竟然在这儿碰见她。

  大姐说她丈夫死后,她就做了清洁工,后来遇到现在的丈夫,脾气暴躁,三天两头挨骂受气,还把她和孩子经常赶出家门,最后她就又离婚了,和孩子住在出租屋里,白天上班挣钱,晚上出来也挣点钱好供孩子上学。

  那天晚上,陈俊峰开车把大姐送回家后,他给大姐给了一万元表示感谢,并承诺她以后有啥事尽管可以去找他。从此以后,大姐就和陈俊峰经常一起吃饭,周末带孩子出来旅游,当然大姐再也不去夜店上班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陈俊峰下班后去大姐家吃晚饭,孩子正好去上自习了,只有他们俩,大姐脉脉含情地说,我爱你。陈俊峰一把抱住大姐,两个人情意绵绵地交织在一起。

  如雁吃完晚饭后,趴在宿舍写教案和笔记,最近一段时间她压力很大,新源也忙着下乡,他们把彼此的思念变成电话煲,新源一有时间就给如雁打电话,尤其到了晚上,他们俩就开始畅聊一天忙碌的工作,所有的烦恼和忧愁经过这么一聊,就烟消云散了,明天有是崭新的一天。

  他打算和如雁把结婚的日子订在国庆节。他们俩连夜坐汽车去市区,他们先找到宾馆后就一起去吃饭,因为在乡下待的时间太长了,他们俩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走到哪儿感觉到新鲜,不压抑,也没有条条框框的制度约束和限制,他们可以尽情地游玩。

  要是能在市区生活看有多好啊,毕竟乡村条件差,也落后,他们俩感到自己完全像个农民了,土的掉渣,可是他们俩却彼此相爱,互相吸引,如雁却快乐地围着新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那天晚上,两个人缠绵悱恻,就算是死了也值了。

  新源给如雁买新衣服,又给她的父母买了很多东西,两个人就回家了。陈老爹非常喜欢新源,可是如雁的母亲却嫌弃新源家太穷,她早已托妹妹在城里给女儿说婆家了,听说男方家还是个商人,家里有好几家店铺。就一个儿子,在城里上班。如雁早就见过那个男人了,个子很高,人也很帅,只是他家里条件太好,她担心他不是过日子的男人,像这样人见人爱的男人,日后说不定会出轨多少次了。

  所以母亲对新源不冷不热的,她经常在女儿跟前说过日子就要找个家庭条件好的,以后会享福。再说人家在城里,有车有房。有个孩子照看起来也容易,她的工作调动也方便。

  可是如雁已经被新源迷得神魂颠倒,她那里听得进去妈妈的话,所以她慢慢讨厌母亲的唠叨,执意要嫁给新源。

  父亲毕竟是老干部,和新源有很多共同的话题,他在老伴跟前赞许新源能干懂事,将来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他劝老伴要多宽心,儿孙自有儿孙福。母亲就嚎啕大哭起来,一想起大哥的不幸,女儿又不听她的话。她是过来人,她相信女儿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可是如雁太犟了,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新源总是忙里忙外的做事,母亲表面对他热情,还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穷伙。

  母亲做的手擀面,新源吃了两大碗,如雁也吃了很多,家里再没有其他人,两个老人太孤独了,如雁陪父母说话,新源去劈柴热水,在洗衣机里洗衣服。

  黄老板请新源和郑玉和过去一起商量交工的事情。所有房屋都已封顶,里外粉刷完毕,崭新的村容村貌吸引了附近十里八乡的眼球。从娘娘山梁上远远望去,梨花村就像海市蜃楼一样格外耀眼。通往市里的公路上,人们驻足远眺,坐在公交车上的人们都会不约而同地说瞧,那是梨花村的新农村,一时间梨花村上了报纸头条,成了政合县的面子工程。凡是来县里的上级领导都要梨花村参观考察,为了欢迎领导的到来,吴书记让郑玉和与武新源组织社员编排节目,有大合唱,广场舞,还有社火表演。舞狮子,划船,秧歌村民们既要上地干活,晚上还要编排节目,郑玉和让许文法负责秧歌,康负责舞狮子,划船。新源和赵国栋两个人负责大合唱。三个村的村民齐心协力地准备节目,两周以后,省市县领导一起来梨花村,场面宏伟,车路两旁停满了车辆,村民们停下一切的工作,都来开会。听各位领导讲话,感谢政府,感谢党的关怀。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新农村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就像一个烫手山芋,看着好吃其实非常棘手。首先是压在每个人头顶上的巨额贷款和亲戚朋友的钱。猴年马月才能还清啊?

  尽管领导在上面讲的津津有味,而下面的观众却在盘算政府会不会把所有贷款都白白送我们啊!而梨花村的村民则在考虑能否快点结束会议,新晨的苹果就快要烂在地头了。河谷村村民们多数人为了排练节目,把种麦的时间都给耽搁了,尤其是下过一场雨,第二天刚好去种麦。接下来就是社火表演,大合唱,舞狮子。领导看到这一切非常满意,而老百姓却各有心事。恨不得演出快点结束,下午三点多领导都走光了。吴书记陪着徐县长去了县里,县高官周秉炎在和平大酒店招待了省市各位领导。

  高官对周书记大加褒奖,秦市长也说周秉炎书记是百姓的父母官。席间,大家谈笑风生,好不快乐。

  星期二,如雁还在教室里上课,突然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说家里出事了,他父亲开着旋耕机去种麦时,连人带车从沟里翻下去了,左腿骨折,被送到县医院了,让她赶紧把合作医疗的本子拿上去医院,她走时忘记拿了。

  如雁慌慌张张地向李校长请了个假,就去医院。

  陈老爹躺在床上休息,医生把新源叫到跟前对他说,通过检查你父亲患有严重的疾病,需要尽快做手术。你们做儿女的怎么不早点来医院检查,辛亏现在发现得早,要不然就会成为大病,你就是有再多的钱也来不及了。

  一周后,陈老爹的手术做的很成功,总共花了有三万多元,光合作医疗就报了两千四百元,自己只掏了五六千元。

  在这段时间里,新源无微不至地关怀陈老爹,这段时间他的工作不忙,就请假来医院了。而如雁一天都不敢耽搁。她回到学校上课去了。在学校里她几乎每时每刻都往医院打电话,又给母亲打电话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陈俊峰听说父亲生病了,他回来后就赶往医院跪在父亲的床边,泪水涟涟,锤着头骂自己不孝,陈老爹看到儿子回来了,他高兴地问有没有悦玲的下落,陈俊峰无奈地摇摇头,他看到父亲一脸的失望,于是又恳求父亲再给他点时间,他一定会把悦玲找回来的。

  他看到新源后一脸的诧异,父亲介绍说这就是如雁的对象,河谷村的武新源,武校长的儿子。

  陈俊峰高兴地和他握手,两个人志同道合地聊起来,他们从家乡的变化一直聊到国家的发展变化,又感叹起家乡的贫穷。

  中午吃饭时间,新源去买饭了,陈俊峰陪父亲说说话。父亲告诉他如雁和新源的婚事他没有啥意见,就是她妈不同意。陈俊峰告诉父亲,他觉得新源人品好,能靠得住。过日子一定要找个投脾气的,也要找个真心相爱的人才能过一辈子,他一想起自己的婚姻就忍不住伤心痛哭起来。都说强扭的瓜不甜,秀珍一开始就看不上他,可是他硬是死缠烂打哄到手结婚后,两个人天天吵架,天天闹离婚,后来她就和梨花村的大夫范天云好上了,他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好的?村里人都说他们俩有一腿,父母也让他多留点心,直到他发现他们俩在城里旅馆的那一次后,他就彻底心凉了,为了报复秀珍,他也做了很多蠢事,现在还是一无所有。他不希望妹妹能够享多少荣华富贵,他只想让她快快乐乐地过上一辈子。

  李宁是和陈俊峰一起来的,他有点事在外面打完电话就进来了。他也带着礼物来看陈老爹,当他见到新源的时候,眼神里早已充满了敌意。碍于陈老爹的面子,他并没有说什么。

  陈俊峰扶着父亲去上厕所,李宁和陈俊峰两个人去医院楼下抽烟,当陈俊峰知道他就是陈如雁的初恋的时候,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李宁告诉武新源他们俩以前的很多事,武新源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就说我不管以前你们俩怎么样,现在如雁已经是我女朋友了。你别再打她的注意,李宁笑着说,如雁不可能会嫁给他,不信你就等着瞧!

  武新源正好单位有急事叫他回去,他心里很痛苦,当他知道如雁已经不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时,她和李宁的过去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下午时分,如雁打电话过来,他故意不接。好几个未接电话,他又不想让如雁着急,就打过去。如雁问他父亲的病情,新源说好多了。如雁又想和他聊几句,结果他心烦意乱地挂断了。

  下午放学后,陈俊峰和李宁去学校接如雁,如雁终于明白了新源为什么会对她那样的态度。

  回家后吃完晚饭,如雁去医院看望父亲。父亲一直念叨新源,问他怎么没有来?如雁说他很忙,走不出。陈俊峰要求留下来陪父亲,他让李宁开车送如雁回去。

  如雁和李宁一句话都不想说,可是在半路上,李宁把车停到马路边,向她大胆表白,并且不顾如雁反对,疯狂地亲吻她。如雁骂他无耻,他们两个早就结束了,可是李宁说他这么多年只爱过她。

  如雁又告诉他,她和武新源的事,现在又有了身孕,他还会要她吗?李宁怔住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两人各怀心事地回到家。

  就在他们回家以后,王大姐知道陈老爹住院了,就和儿子林源一起来看望陈母。

  陈母热情地招呼李宁,向他介绍说:“这是如雁的女婿,他叫林轩。”李宁啼笑皆非,他不知道怎么又冒出个女婿来?

  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