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都市言情 >偷心俏嫡妃最新章节 > 偷心俏嫡妃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756章 让北平王休了你

  虽然如今找欧家是重中之重,但目前不知道欧家到底在哪儿,也不可能像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走,最后带着团团和欧少天先回了北平王府,打算过几天再做计较。

  知道安以绣回来之后,笙玉第一时间跑出王府迎接:“夫人,夫人,你们终于回来了!”

  安以绣拍了拍笙玉的后背,听出笙玉带着一些哭腔的声音,忍不住询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还哭起来了呢?”

  笙玉抹了抹眼角的泪,抽了一下鼻子,冲安以绣一笑:“没有夫人,我就是看到你回来太激动了,没有什么事儿。”

  安以绣跟着笙玉一路走进王府,笙玉把安以绣怀里的团团抱了过去,顺便跑去里间将肉肉抱了出来。

  安以绣顺手抱过肉肉,肉肉似乎认识自己的娘亲到底是谁,乐呵呵的张开小嘴冲她傻笑起来,小手挥挥,抓着安以绣的衣袖就不再撒手,嘴巴里吐着白色的泡泡,像只小鱼儿一样。

  看到肉肉高兴,笙玉也不自觉跟着他笑了起来,在旁边和安以绣解释:“夫人,你这阵子没有回来,大世子很是想你,甚至还哭了几次呢。”

  肉肉向来是个爱笑的孩子,听说他哭了安以绣觉得有些心疼,这些时日为了团团,她到处奔走,对于肉肉倒是没有过多的关注,想来她也是亏待了这孩子。

  在安以绣的怀里,肉肉很乖,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聚精会神的看着她。

  纵然肉肉很可爱,沐渊白只关注他,他冷着脸让笙玉把肉肉抱走,笙玉一头雾水,还以为自家夫人和王爷吵架了,再看他们神色如常,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王爷神色为什么如此严肃呢?他和夫人之间到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还是说王爷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两个小世子,可是这两个小世子都是王爷与夫人亲生的孩子,王爷没道理这样做呀?

  得知沐渊白和安以绣一同回来,被关在柴房的何书瑶突然开始作妖起来。

  “你们这些东西快点把我放出去!我要见北平王和北平王妃!快放我出去!”

  听到何淑瑶在里面叫嚣,卫十二掏了掏耳朵,表示柴房里的女人实在是吵的人心烦意乱。

  “闭嘴!”

  听到卫十二的吼声,何淑瑶索性破罐子破摔:“好啊!你不放我出去,那我自然有方法让你们进来求我出去!”

  说完这话,里面突然噤声。

  想到之前何淑瑶以自杀来威胁人,卫十二想不过还是决定打开拆房门看一眼。

  却没想到房门刚刚被打开,一股重力突然冲到他身上,把他一撞!

  他一把拎住何淑瑶的衣领,何淑瑶却像疯了一样,用力的踢打着他,嘴中大喊:“我要见北平王和北平王妃!快让我见他们!”

  安以绣刚刚走近寝房,就听到柴房处传来一阵若有似无的叫喊声。

  她看向笙玉,笙玉正准备给他回话,她突然想到在她临走之前,还把何淑瑶关在王府之内,王府之内突然响起的那些叫喊声,恐怕就是何淑瑶传出来的,没想到这个人还真像个打不死的小强,到现在还活蹦乱跳。

  见安以绣止住步伐,要往柴房那边过去,笙玉下意识想拦住安以绣:“夫人,那个人,可见可不见的,而且我感觉她像疯了一样,没有必要再去和她交流。”

  “没事,我去看一眼,你先把肉肉抱回去吧。”

  见安以绣执意如此,笙玉偷偷看了沐渊白一眼,沐渊白皱着眉,准备把安以绣带走,安以绣看出沐渊白的意思,手搭在他胳膊上:“没事,就是过去看一眼。”

  最终沐渊白还是随了她的意思:“娘子没有必要和无关紧要的人多费时间,有什么话就速度和她说了吧。”

  站在柴房前,安以绣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嚎叫的何淑瑶。

  如今的何淑瑶哪里还有当时在医馆见到的那副贤良淑德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疯婆子。

  “你要见我做什么?”

  “安以绣!我告诉你!你必须要放了我!倘若你不放我,我就死在你面前,让北平王给我陪葬!”

  听到何淑瑶这么说,安以绣怒极反笑,她弯下身看着何淑瑶:“你说什么?”

  “我要北平王给我……”

  “啪!”一声脆响。

  安以绣一巴掌打在何淑瑶脸上,丝毫没有留情。

  何淑瑶捂着脸,恨恨的看着安以绣:“你……你居然打我?”

  “对于不会说话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好言好语呢?不过打你还是脏了我的手。”

  安以绣说完这话一脸嫌弃的掏出一块干净的丝帕在手上擦了擦,随后将丝帕扔在地上,仿佛上面有令人传染的病菌一般。

  “安以绣!你欺人太甚!”

  何淑瑶只觉得安以绣这番举动是对她的奇耻大辱,梗着脖子,一副要对安以绣进行控诉的样子,看着只让人觉得无比可笑。

  “如果你叫我们来,只是为了说这句废话,那我没有时间在这儿和你耗下去。”

  见安以绣转身就要离开,何淑瑶急忙开口叫住她:“不!你别走!我还有话没有说完,你不能离开,你得听我把话讲完!”

  “说。”

  “安以绣,我知道你身上有欧家的封印!而且据我所知,你身上的封印只怕还有半年时间就会发作!倘若在这半年之内你找不到欧家,你必死无疑!”

  何淑瑶一脸恶毒,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后妈。

  安以绣耸了一下肩膀:“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不劳烦你在这边瞎操心了。”

  听到安以绣这么说,何淑瑶突然像发狂一样的笑了起来:“当然有关系,而且我的存在关系于你的性命!你知道么?能解你封印的老家伙也喝了我的血,只要我死了,北平王会死,那个老家伙也会死,而你,也会死!安以绣!你不要惹我!否则,我不介意用自己这一条命拖你们一同下地狱!”

  安以绣真觉得何淑瑶是疯到了不可救药。

  何淑瑶一开始给沐渊白下药,让沐渊白昏迷,随后就像一条鼻涕虫跟在他们身后一路进了王府。

  而且,听说何淑瑶一直在打沐渊白的主意。

  让何淑瑶惦记也不能怪沐渊白,毕竟他光靠这一副脸蛋站在大街上都能吸引不少怀春少女的手帕,实在是他皮相太过好看。

  “所以你想要什么?”

  “我要做北平王妃!”

  这句话何淑瑶就曾经和沐渊白说过,沐渊白甚至都懒得给她一个正眼,直接让卫十二把她拖回柴房,没想到她还有勇气再对安以绣说一遍。

  沐渊白眯起双眼,对卫十二颔首,示意卫十二把何淑瑶这个疯婆子严加看管,安以绣挥手阻止卫十二。

  “你想做北平王妃?”

  看到安以绣神色平和的问这句话,何淑瑶只觉得她的要求有戏,当下连连点头道:“是!我要做北平王妃!你让北平王把你休了!我只要做了北平王妃我就不会寻死,那你们所有人都会好好活着,包括我,也能过上我期望的日子!”

  安以绣伸出手指挑起何淑瑶的下巴,望着她执着的眼睛,勾起唇角:“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梁静茹这个人是谁,不止何淑瑶不知道,就连沐渊白也是第一次从安以绣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

  这个人……是小家伙曾经的朋友?

  何淑瑶懵了一下,正色回答:“你答不答应?”

  “你觉得我是傻了么?嗯?让我夫君休了我,再将这北平王妃的位置向你拱手相让?或者在梦里可能实现你这个小愿望。”

  安以绣真觉得自己也是有病,刚刚回王府就和何淑瑶浪费这么多时间,看来她刚刚真应该听了笙玉的话直接离开。

  “卫十二,把她关起来吧。”

  听到安以绣要让人把自己重新关在柴房,何淑瑶的双手死死的扒在地上:“不!不准!”

  沐渊白懒得安以绣把精力浪费在这个无用的人身上,直接将安以绣打横抱起往寝房走去。

  安以绣双手搂着沐渊白的脖子,却还是止不住想起了何淑瑶刚刚说的话。

  见安以绣心情不好,沐渊白把她送到房内,让她坐着好好休息一会儿,自己则跑去后厨给安以绣做东西。

  小家伙好不容易回到王府,王府终于重现生机,他自然是要庆祝一番,至于那什么何淑瑶那种无聊的人根本不能成为让小家伙不开心的理由,他得做点什么让小家伙高兴高兴。

  过了没一会儿,安以绣就看到沐渊白端着一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铜盆过来。

  笙玉朝铜盆里看了一眼,有些嫌弃的跑到一边冲安以绣挤眉弄眼。

  安以绣还以为笙玉眼睛抽筋了,当她看到沐渊白锅里的东西嘴角也有些抽搐。

  沐渊白估计是想给她熬汤补身子,但是大锅没有清洗干净,汤面上浮着一层黑色的锅灰,里面的食材已经被煮的糊成了一团,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原材料,绝对的黑暗料理。

  沐渊白却喜滋滋的把铜盆推到安以绣面前:“娘子十全大补汤,喝了对身子有好处,来,为夫给你舀一碗。”松语文学www.16sy.coM免费小说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