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历史军事 >嫡女贵嫁最新章节 > 嫡女贵嫁TXT下载
错误举报

正文 第二八百八十一章、北疆来使

  大道上兵戈随行的几辆马车,看起来戒备森严,一路过来,路人纷纷让路,谁也不敢挡在路上。

  一看就知道不同寻常。

  当先的一辆马车极其华美,应当是女眷的马车,和后面的马车沉黑的颜色不同,前面的马车轻纱飞扬,挂起的窗帘处隐隐可以看到女子的纤影,天气热,挂的是薄纱,后面的马车却依然是沉黑的厚重颜色。

  后面的颜色比较适合这队人马,前面两辆马车就查的比较突兀了,仿佛不应当出现在这列队伍中似的。

  有经验的人一看这一列队伍,必然会知道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有的,不管是侍卫还是领头的,都有杀伐之气,那是百战的铁血之士,不是护家守府的卫士,目光扫落处,冷气森森,煞气极重。

  被他们盯上,都觉得背心发凉,双股战战。

  一骑从后面过来,是一个白袍的小将,一身白色战甲,长相俊逸,他飞马上前是找前面的一位中年人。

  比起这位小将,这个中年人看着虽然上了年纪,但气势温润了许多,既便年纪大了一些,鬓角甚至有了几根白发,却依然让人能看出年轻时候的英俊,如今上了年岁,依然有种温润似水的感觉,模糊了岁月的痕迹。

  “父亲。”莫以轩在马上行礼。

  “什么事?”玉国公莫年恒看向儿子,眼中情绪复杂了许多,不过却压在眼底,眼前的是他的儿子,是他精心培养长大的儿子,他同样不愿意舍弃,他期望女儿的回归,但又不愿意把儿子还回去。

  曲志震这个人他知道一些,但并不熟,在他还有权的时候,他在边境,和曲志震没有交接,在他回京之后,他就被贬了,自此更不可能有什么关系,能和他来往的也就是一些往日关系极亲密的。

  可就算如此,他也知道曲志震和柳伯瑞都是年青才俊,不只一次的听到人说起他们,不管是谁,在当时得到的都是称赞声。

  都说这两个以后都有可能入阁拜相。

  他当时只是闲散人员,对此也只是一笑而过,不熟也不来往,无从置评,看不清楚,也不想看清楚。

  都跟他无关,他一边暗中寻找女儿,一边教养儿子。

  这么多年,也是有儿子在,夫人的身体虽然一直不好,但也没有真的不行,每每夫人身体不好的时候,儿子就陪在夫人的身边,亲侍汤药,既便是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

  这是他的儿子,也是他一心培养的接班人,曲志震若真是一个好人,他或者还会有些还给别人的想法,但现在,他不愿意!

  幸好当初他说的是生的一对龙凤胎,否则这个时候认回女儿难以自圆其说。

  女儿他是必然要认的,至于儿子……

  玉国公不想还,但又觉得不好,接到夫人的信知道女儿的事情之后,玉国公心头又是欢喜又是忧愁,为的就是这一双儿女。

  “后面一辆马车轮坏了,要修一下,可能需要暂停一会。”莫以轩擦了一把汗禀报道。

  后面的马车里装的是一个进贡的东西,不能马虎。

  玉国公看了看前路,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亭子,伸出马鞭指了指,“就到前面亭子处休息一下,让兵士们下来喝喝水,用点干粮。”

  此去京城还有一段时日,如果以他们自己的速度还会更快,但这一次也不只是他们过来,还有另外的一位北疆的公主,就不能象以往那样急行军了。

  一位北疆的公主,此次和谈的重要一环。

  历来两国和谈,会有公主和亲,当然也可能是公主嫁过去,所以这一次来的不只是一位公主,还有一位皇子。

  若是可以,这一位还想娶一位公主回去。

  这些事情跟玉国公关系不大,至于娶不娶,或者嫁不嫁,也不是他能作主的,他现在就是护送他们进京。

  和北疆的关系,已经差了几十年了,年年兵戈相见,不只是大周的国民,北疆那边也僵持不下了,况且还有这次北疆大败,所以才有了这一次和谈。

  试着谈一次,看看行不行,若是不行,两国还是要交战的。

  这是玉国公从北疆派来的人的举止中感应出来的,北疆派了人过来,并不代表北疆是真心的想和谈。

  马车在亭子停了下来,兵士们半包围的护着当中的马车。

  有侍女下来,穿着上面和中土的不同,然后是一位公主下了马车,是一位长相秀美的公主,打扮虽然有些异域的风味,长相却偏中原化,看着并不觉得突兀,仔细一看才发现有一种异乎于中原的感觉。

  并不明显。

  如果换了中原的装扮,应当是看不出来的,北疆那边的大部分人和中原这边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之前京城中找北疆的奸细,也是因为相近的长相问题,不那么容易发现。

  皇上也下了马车,同样一身异域衣裳的皇子,如果换了中原的服饰,必然也是一位翩翩佳公子,长的也很英俊。

  “玉国公,还有多远?”奇烈皇子大步走过来,好奇的问玉国公道,抬眼看了看官道,天气热,这时候正中的官道上面人并不多。

  他长相有几分温雅,这几日看他对身边的人,也很礼贤下士,很有气度,玉国公对他还算好感。

  听问后,道:“皇子不必着急,还有一段路程,我们才离开边境不久。”

  “第一次来京城,许多地方都没见过,其实很想去一些地方看看,以前只是听说,现在却能路过。”奇烈皇子笑道,抬眼又看了看两边,脸上笑意温和,看着就象是一个好说话的样子。

  “京城有许多景致不错,皇子可以去看看。”玉国公不动声色的道。

  他不会以为这一点好感,就觉得这位奇烈皇子无害,当时对阵的那位将军,听说就是这位奇烈皇子的手下,现如今天北疆那边至少有一小半在这位奇烈皇子的手中,以一位公子之主,抢得了正式的太子才有的权限,这可不是一般的公主之子有的本事。

  在北疆,这位公主之子也是有继承权的,只因为现在的北疆皇只有一子,唯一的嫡子,而且听说现在还下落不明,似乎带着他的亲妹妹去游山玩水去了,不顾和大周朝的对峙,居然  出去游玩,就冲这一点,北疆那边的民众就对他们的太子很是不满。

  这位奇烈皇子的名声倒是极好,很符合北疆对他们未来的太子的各种想法。

  玉国公不是北疆那边的人,也不会被眼前的一切蒙敝了眼睛,他只觉得这位皇子不简单,是个厉害人物,更厉害的是听说这位的发妻之前病死了,就在这个关口上病死了,正妻之位缺乏。

  在这个时候正妻之位缺乏,所以他也有了进京求娶大周朝公主的资格。

  听闻他的正妻,之前也是北疆那边的大家族的女儿,当初这位皇子能和太子争锋,也是得了这位正妻家族的相助,而今却在这个时候死了,就冲这么一点,玉国公就不会小窥这位皇子。

  “大哥不知道是不是也在这里?如果这里的山水真的景致特别,大哥说不定还真的在,玉国公,到时候可能麻烦玉国公找一找大哥了,父皇一直在念叨大哥和妹妹,只希望他们两个能早早的回京。”

  奇烈皇子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跟着太子一起不见的,还有一位公主,是太子的亲妹妹。

  现如今跟着奇烈皇子进京的,是他的亲妹妹,也是公主的位份。

  但是比起北疆皇亲生的公主,这个公主的身份自然是弱了一些。

  “皇子不必担心,如果太子真的在国中,必然会找来让皇子和太子兄弟相见的。”玉国公一本正经的答道,按照着规矩,不错一点。

  北疆内部如何,跟他没有关系,他也不必在意……

  “那以后就有劳玉国公了。”奇烈太子深施一礼。

  玉国公微笑还礼。

  奇烈太子的目光好奇的落在玉国公世子莫以轩的身上,带着几分探究,不过看起来又有几分善意,并不让人讨厌。

  “玉国公世子真是少年英俊,看着年纪这么小,就已经如此英雄了得,北疆那边虽然也有些不错的,但是比起玉国公世子还是远远不如。”

  “奇烈皇子客气了,他还小,哪里称得上英雄了得。”玉国公微微一笑,神色淡淡的道,抬目看了看后队,对着奇烈皇子抱歉的道,“皇子稍事休息,我去后面看看如何了。”

  “玉国公请便!”奇烈皇子笑道,特意的往边上退了退,把道路让出来,看着歉逊有礼。

  玉国公固然身份不凡,但他是皇子的身份,而且还是担负着两国和谈而来,更是身份非凡,能这么做,实属不易。

  玉国公带着玉国公世子大步往后过去,查看方才出现事故的马车。

  二公主缓步走了过来,和奇烈皇子相似的脸上,有着柔婉的笑意,看着也是一个很能让人产生好感的。

  “二哥。”二公主行了一礼。

  “怎么不去休息?这会还早,看这情形应当还会休息一会。”奇烈皇子温和的道,声音让人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