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科幻小说 >他和她们的群星最新章节 > 他和她们的群星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二卷 流火的七月 第五百零五百章 继续杀

  在弥漫的大雾之中,大家虽然看不到远处发生的情况,但依然还是能感受到,那存在感最为明显的灵能反应,就像是被灭火器浇灌上的火苗似的,瞬间便戛然而止了。

  弥凯勒爵士的生命,就这么被终结?

  为凯泰王国担任军事顾问的芮缅伯爵,原本以为自己见多识广,什么样的大场面都见过了,绝不会为任何意外而动容。可现在这样的“意外”,未免也太让人震惊了。

  要知道,抵达这里的人马,虽然是通过奥德伽尔侯爵夫人夏萝出面联系召集的,但负责组织谋划的其实是自己。

  今趟他们来袭击这个补给营.虽然看上去只是残忍嗜血的盲动,但其实有着相当周向的盘算。他对自己的目的其实有着非常清晰的认知,可不是要把那个余连击败或者重伤,而是借着战神祭这个可以合法杀人的方式,让其彻底陨落在古美亚的林海之中。

  然而,问题在于,根据现有的情报可以断定,余连虽然觉醒的时间并不长,但绝对是个天生的超凡者。根据官方记载,他的星环是号称“平衡”,虽然很多人认为这种星环是典型的样样精通也样样稀松,但芮缅伯爵却有不同的看法。

  平衡发展的星环若是落在了天才的灵能者手中,很可能各方面都得到充分的发展。如果再得到什么奇遇,便很可能演变成一个任何弱点,能够适应任何战况的全能战士,

  面对这样的人,想要击败容易,但想要绞杀,却没有那么简单了。

  首先需要解决的便是索敌问题了。为了这个目标,他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组队积分,携带了一枚“仇恨罗盘”。顾名思义,罗盘能读取某个个体心目中最仇恨的对象,将其指引到目标所在。

  按照虚灵圣殿的说法,仇恨其实也是一种最坚定也最久远的精神羁绊,而这种羁绊,是可以跨越空间和距离的物理界限的。

  嗯,非常唯心主义的说法。但在这个宇宙,这就是大家深信不疑的真理。

  当然,就算是无可救药的唯心主义蠢货,靠着仇恨来索敌的说法,听着总觉得有点不靠谱。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芮缅伯爵的队友,凯泰王子鲁伦·星鬃,成天在他面前念叨着自己最仇恨的人便是余连,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云云,但真用上了仇恨罗盘,却总是把全队都带到歪路上来。

  有一次大家甚至被带入了一片沼泽附近,生生把一头巨型的泽之主给惊醒了,把大家整得好一阵手忙脚乱,甚至还让一个队友重伤被迫退赛。

  很显然,要么这件宝具是件假冒伪劣产品,要么便是鲁伦王子的仇恨,并没有他所宣扬的那般坚定。

  ……好,仇恨罗盘确实就是这么不靠谱。芮缅伯爵当然也可以选择更高端的索敌宝具,但这可就不是一件微光品质能拿得下来的。

  好在,他很快便和奥德伽尔侯爵夫人和艾尔登爵士一行人会和了。

  自从自己的第二任丈夫死在远岸星云之后,这位出生默嘉什公爵的夏萝夫人,便从温婉贤惠的治愈系大小姐变成了面瘫病娇未亡人,其仇恨的底色可真是炽烈地宛若隐藏在冰原之下的活火山。就算是芮缅伯爵这样心若铁石的冷血动物,都为之动容。

  “凯泰的利爪王子,还没有帝国的家庭妇女有出息,您觉得是这样吗?殿下。”后来赶到的鲁米尔爵士,如此嘲讽道。

  鲁伦·星鬃陪着笑脸道:“那是自然的,吾等小邦,岂敢和上国争锋。”

  夏萝夫人虽然是灵能者,但她既不是星界骑士也从没担任过什么公职,出嫁之后便只有奥德伽尔侯爵夫人这个身份。说是家庭妇女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有了她的加入,仇恨罗盘总算是运作了起来。将大家顺利地带到了河边的补给营地。

  芮缅伯爵早在和夏萝夫人合流之前,便根据自己提前在参赛队伍中埋下的情报渠道,知道了这个补给营地的存在,还不由得为他们的商业头脑点了个赞美。

  不过,仇恨罗盘的指针方向自然说明,余连也是来过这个营地的,而且一定还没有走远。于是,芮缅伯爵只是扫了一眼,便从营地中卖的一些简单却实用的炼金制品上,看出了对方的存在——这群人中最强的是那只海星,也不过就是一环的实力,他和他的同伴们就算是手再巧,也做不出来的。

  余连和这个营地中的人一定是有什么py关系。我们一定可以盘问出下落。就算是盘问不出来,余连也十有八九会赶回来救援,那就正好落入我方布好的口袋阵中了。

  于是乎,根据手中的队伍布置,他又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首先让经过“嗜血之魂”给自己叠了足够多buff的鲁米尔爵士,正面拦住余连,至少要完全拖着他。如果实在是做不到,艾尔登爵士这个“侍战官”和自己这个“惩戒使”也能够顶上去,用光环和律令削弱对方的攻坚能力。

  同时,夏萝夫人这位“巫师”便应该带着从其余队伍赶过来支援的“改造者”和“祭司”,从侧面开始对敌人进行袭扰,务必使得其顾此失彼,难以逃离。

  而在这个时候,自己队中的猩鬃王子,以及其余一干非帝国贵族的部下等,便可以曾经向还在逃离的参赛者们发动猛攻了。

  总之,余连若是出现,一定是为了保护那些人而来的。他想要保护的对象如果被人屠戮,一定会给他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也一定会出现破绽,那时候,就是他殒命的时候了。

  至于屠杀失去抵抗力的逃亡者会不会让帝国贵族蒙羞的问题……反正干这种脏活的都不是贵族,只是一些家臣和附庸罢了。真要在事后受到了舆论压力和上头的诘难,到时候就随便推几个临时工出来顶包,己方最多也就是罚酒三杯就差不多了。

  当然,就算是余连还有别的底牌,发现战况不利准备逃离,己方也还是有最后的保险。弥凯勒爵士,作为星界骑士团三十岁以下中的“最强施法者”,将会在一开始就准备一个封锁领域,从空间层面就将余连困死在这个领域之中。

  反正仗着人多的优势,他们确实有能力达到这个目标。

  当然,余连也完全有可能不出现。可是,这对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而且,他也可以趁机向所有战神祭的参赛者传达一个信号,所有和余连搭上关系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和猎物。这样一来,便可以从根源上全方位断绝余连的后援。

  反正战神祭也才开始了一个星期,来日方长。他总会有弹尽粮绝的一天的。

  芮缅伯爵算到了一切,甚至算到了开场。余连确实出现了。可是,他千算万算,却依旧没有想到,余连在一个照面之间,就终究了弥凯勒的性命。

  于是乎,芮缅伯爵最后的保险锁,还没有开启便直接崩溃了。

  “什么玩意,说好的灵咒天才呢?说好的元素显化呢?”

  芮缅伯爵大声咆哮道:“集中起来!不要散开”略微表现得有点失态。因为连他自己都被余连照面间斩杀弥凯勒的战绩所慑,已经下迟了命令。

  他的命令既然迟了,其他人的反应当然便更迟了。那黑影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鲁米尔和弥卡勒之前的攻击影响,动作没有丝毫地迟缓。迷雾之中,刀光锤雨伴随着机械轰鸣的转动声,在雾气之中游动着,凛冽迫人的寒芒忽隐忽现,可每一次闪烁,都能带起一声惨叫和散开的血腥味。

  也不过只是三五秒钟的时间,己方便已经有四个好手失去了战斗力。

  余连马不停蹄,直接便向着夏萝夫人的方向疾驰而去。他没有掩盖自己的半点杀气,此时此刻,在他身上弥漫着的冲天煞气,甚至把经过“嗜血之魂”加成的鲁米尔爵士都压了下去。

  ……这,这个人好大的杀性!而且分明就是天生的?这这,这至于吗?到底和我们帝国是多大仇多大怨啊!芮缅伯爵瞠目结舌,

  聪明的芮缅伯爵顿时便留了三分力,并没有马上追击,而是等待艾尔登爵士和鲁伦王子赶过来之后,三人才联袂向余连的方向赶了过去。

  好在,夏萝夫人虽然过往没有太多的战斗经验,却也是个天生的战士。她很清楚,自己根本没办法和对方正面鏖战,便当机立断地开始后退,闪到了两个战士身后。

  而这一刻,艾尔登爵士、鲁伦·猩鬃王子,以及芮缅伯爵,也从身后赶到。

  刹那间,余连便被五人包夹在其中。而更远的地方,鲁米尔爵士也血气弥漫地冲了过来,最多再有四五秒钟就能抵达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余连手中的战锤已经横扫出去,撕裂长空,隐约带起了鲸歌般清亢的鸣叫声。那磅礴的威势仿佛卷起千丈巨浪,将周边的五人全部都纳入了其中。

  “叮叮噹噹咣咣!”一连串清响没有丝毫停歇地奏响着,到后来便直接炸成了剧烈的撞击声。余连手中的战锤几乎在同一时刻和所有人的兵刃都撞在了一起,几乎感觉不到任何先后。

  “鲸王之歌!”芮缅伯爵擅长用的兵器也是单手的破甲杖,便也迅速认出,对方使用的手法分明是联盟秘传的灵能武典,明明是只有十三家的核心子弟才有资格研习的。

  娅弥妲·森歌·贝伦凯斯特,一定是你!你这么个倒贴法!你家的老祖宗知道吗?芮缅伯爵想起了之前自己收集情报时看到的那些八卦消息,顿时觉得自己已经发现了真相。

  然而,这时候,却已经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了。被余连的战锤扫中的敌手,无论是强若艾尔登爵士,或是较弱的那两个名字不重要的龙套,都像是被巨鲸卷起了海浪扫了个正者,身躯都不由得颤抖抽搐着以避其锋芒,后续的招数自然已经使不出来了。

  其中有一个倒霉的盎芒人甚至直接倒飞了出去,正好拦在了赶过来的鲁米尔爵士面前。

  “滚开!”鲁米尔爵士一脚将自己的同伴踢开,但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唯独只有芮缅伯爵,他的权杖被对方战锤的倒刃锁住,便被一股巨力拉着不退反进,移前两步。

  在这个瞬间,芮缅伯爵顿时只能孤身一人面对对方的攻势了。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立无援的恐慌感。

  ……好,其实他并不是孤立无援的。被拉着向前的还有凯泰王子鲁伦·猩鬃,他双手的利爪被余连左手盾牌上的利齿卡住了,也被拽着倒摔了过来。

  芮缅伯爵忽然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是孤军奋战更好。他微微张开了口,律令言灵迅速启动,马上就能将周围的空气化作了凝滞的牢笼,将余连笼罩在其中。

  你确实厉害,但是也太托大了!只是阻你一下,我也是可以做到的。

  可就这时候,余连的鸭嘴锄向上一挑,单面利刃沿着权杖的杖柄刮了上来,带起的火星被不知从哪里侵袭过来的灵能推动,直接获得了仿佛子弹一般的动能,盘旋着轰向了芮缅伯爵和鲁伦王子的面门。

  鲁伦王子的眼睛被火星击穿了,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芮缅伯爵虽然没有那么惨,但那火星却非常恶心得直接钻向了他的嘴巴,整得他只能下意识地扭头闪避,言灵自然也就发动不起来了。

  他刚做出这个闪避的动作,就暗道了一声糟糕,紧接着,便觉得脖颈一凉,只觉得自己所有的体力和精力,都随着那个部位涌了出去,所有的思考也随着生命的流逝,渐渐停歇。

  “萤烛之光,安敢同皓月争锋?”这是他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其余人等,虽都想要赶上去救援,但一时间也没法从刚才的反震中恢复过来,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芮缅伯爵的颈动脉被抹出了一条血淋漓的豁口。鲜血就像是崩开的气阀一样倾泻了出来。

  第二十一代芮缅伯爵伊尔伦·戴文博尔,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相继担任过帝国宪兵副总监,帝国禁卫第三舰队司令官,帝国海军总参谋长,帝国第一军务大臣,枢密院大臣的帝国元帅,成功将戴文博尔家族从伯爵提升为侯爵的名人,陨落于他二十八岁的这一年。

  当然,在现在这个世界线上,他也就只是一个凯泰王国的军事顾问,小小的准将罢了。更何况,死于战神祭可不能算是殉职,特晋两级享受中将礼节葬礼和抚恤金的待遇,都是没有的。

  值得庆幸的是,陪他一切上路的,还有凯泰王子鲁伦·猩鬃。这家伙的眼睛被火星洞穿正在惨叫,连一点防御手段都没有用出来,于是便只是用盾牌的正面将他的脑袋整个都砸入了躯干内几寸,接着便顺势将这只巨型直立猫人掀飞了起来。

  凯泰王子的身体就像是炮弹一样撞了出去,当场便将旁边窝棚顶上一个准备放冷箭的盎芒人砸了下来。

  两个人同时摊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了。

  余连没有去理会自己的第三杀和第四杀,更没有理会向着自己冲来哇哇怪叫的鲁米尔,而是一个加速,再次向奥德伽尔夫人的方向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