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历史军事 >寒门仕子最新章节 > 寒门仕子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167章周 周氏教子

  殷俊为齐誉站班说话?

  是的,此事千真万确,绝对属实。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说,在吏部对齐誉下达完了委任之后,此事就开始发酵了,最后,居然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事就有点奇怪了。

  正常情况下来说,像七品小官擢升六品这等小事基本上是无人关注的,更不值得拿到朝堂之上公然议论。

  可齐誉的这次升官却是不同,他是因‘献促织有功’而得到升迁的,这个理由……呵呵,实在太过古怪,也因此变成了众大员们讨论的焦点。

  这件事情是由圣上钦定的。

  皇帝自然记得他对齐誉许下过的承诺,说,待山东的事办好之后,就给他升升官。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当时来说,他是唯一的不二人选,也只得给他画个诱人的大饼,也好让他跑得快上一些。

  但是,皇帝是金口玉言,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是泼出去的水,虽说不太乐意赏他,但天子还是履行了承诺,给他象征性地升了升官。

  至于升官的理由,自然不能实话实说。

  于是,皇帝就想出了这么一个‘献促织有功’的说法。

  却不料,吏部尚书在深思熟虑了之后,强烈建议天子换个理由,他认为,捉蛐蛐和玩蛐蛐都属于是不务正业的勾当,如果以这个理由来加封齐誉,岂不沦为了天下人的笑柄?

  什么?

  勾当?还笑柄?

  皇帝听了之后很不高兴,他龙目一瞪:谁说有促织之好就是不务正业了?此事就这么定了!我看谁敢妄议?

  陛下,这个理由真不好啊!

  不得已,吏部尚书只得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息怒啊,臣并不是说不可以升齐誉的官,可能不能换个其他理由呀?也好显得耳顺一些!

  耳顺?

  哼!

  皇帝大袖一甩,气咻咻地离去了,临行前,他还撂下了一句话:朕还偏就不换了!

  以这种理由给人升官,成何体统嘛?

  这让天下人怎么看呢?

  你献上一只好蛐蛐就可以升官了?那还考科举干嘛?这不是乱弹琴嘛!

  不过,像这种话他们也只能心里想想,嘴上却是不敢公然地说出来。

  按照制度,任免官吏属于是皇帝的特权,任何大臣都不能干涉。

  换句话说,皇帝想封谁的官,以什么理由封官,封多大的官,都属于是皇帝的权利,即使是内阁的重臣,也不能越权阻止。

  但是,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驳不了皇帝还骂不了他齐誉吗?

  对的!

  于是,齐大郎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出气筒,成为了口诛笔伐的众目之矢。

  皆云:齐誉的此举,完全就是个附炎趋势的谄媚佞臣,他不仅不尽臣子之心,反而引诱天子玩物丧志,其心实在可诛!

  也有人说,齐誉此人也算得上是个博学的人,他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学识平步而上,没想到他却舍气节而去做奸佞,实在是令人深感惋惜呀!

  云云!

  待这事情发酵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开始有人忍不住发炮了。

  炮者,谁为先呢?

  在礼让三先之后,兵部尚书这位老大人最先有些憋不住了。

  没错,此炮由张程东大人率先点起。

  他慷慨陈词,声色俱厉,把齐誉低劣的品行直接痛贬了三炷香时间,直到他感到气息不顺时才算作罢。

  在他的刻意煽动之下,立即就引起了连锁反应,群臣们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激昂起来,他们皆认为齐誉的升迁理由实在太过‘牵强’,还盼吾皇思之虑之,重新下定。

  不料,这事却把皇帝给惹毛了,他一拍圣案直接站起身来:咋了,朕封个六品官还得向你们作出交代?看把你们给能的!抓蛐蛐怎么了?有本事你们也给朕去抓一条来,若抓的好,朕也给你们加官进爵,决不食言!

  这话一出可就炸了锅了……

  大臣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更加来劲了!

  接下来,君臣双方就关于‘蛐蛐和升官有无关联’的说法进行了激辩,双方各执一词,争得是脸红脖子粗,相看两相厌。

  皇帝血气方刚,心气十足,虽以一抵众却丝毫不落下风。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内阁首辅钟义一直都是默默静观,他既不帮皇帝说话,也不帮大臣们站位,只是不停地给女婿殷俊挤鼻子眨眼。

  于是……

  新上任的都察院的右佥都御史殷俊持笏而出,道:启禀陛下,臣有话要说……在民间,陛下有着‘促织天子’的美誉。对于这种称呼,百姓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倍感亲切,这就是民意!

  民意最大!

  这一点,无人敢去正面反驳。

  而后,殷俊继续说道:既然吾皇的促织之好完全符合民意,那么,他委任促织御史搜罗蟋蟀就是合情合理。而齐誉,他身为促织御史,捕捉良虫乃是其职责所在,这同样也是合情合理。既然存在职责一说,那就要讲究有功者赏、有过者罚,而吾皇念其有功擢升其职,做得是有理有据,这又有什么不妥的呢?

  说得好!

  闻言,皇帝的脸色霁然转晴,龙颜大悦,还很舒爽地点了点头。

  殷俊这次很聪明,他先以民意为由,强压住了这些个老前辈的说辞,借机在皇帝面前好好地表现了一把。

  张程东自然不忿,正想反驳之,忽听一直沉默的钟老首辅咳嗽了一声且还瞪过来了一眼,于是,他又把滑到嘴边的话又给咽回去了。

  得益于殷俊的解围,皇帝最终略胜了一筹,算是在群臣面前维护住了天子的面子上的权威。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却改变了官员们的两点看法。

  第一点,齐誉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风骨铮铮的博学才子了,现在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懂得投机取巧,阿谀奉上的谄媚之臣了。

  第二点就是殷俊和齐誉的关系,如果所猜不错的话,他们两个应该属于同一条线上的人,要不然,在这种极易被孤立的情况下,殷大人又怎么会主动地帮齐誉站班说话呢?

  嗯,白面首是个好人!

  这是齐誉给出的一句真心评价!

  俗话说,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既然人家帮了你,多多少少都要表达一下谢意?

  于是,齐誉决定,择日之后要单独宴请殷俊,补上自己的升迁酒。

  ……

  在客人们都走了之后,周氏又把儿子叫到了偏房里。

  她看着房间里琳琅满目的礼品轻轻一叹,说道:“大郎,你跟娘说实话,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下作的勾当才得到了升官?”

  齐誉一怔:“娘,你这是听谁说的?”

  周氏蹙眉道:“坊里有传言说,你这人不务正业当了奸臣,是用一只蛐蛐在皇上那里骗来了官位,这属于是投机取巧的勾当。娘不懂做官的道理,也不知道他们说得对不对,但娘知道,不正当的官咱不能去当,要不然会遭报应的。”

  齐誉靠上前去,他摸着母亲粗糙的手,诚然道:“娘啊,你别信那些,儿子的官是皇上御封的,可谓是名正言顺,哪来的不正当一说?”而后,又道:“儿子做官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即使当不了包公,也绝不会去做秦桧。娘的话,儿子会记在心里的,绝不会让咱家遭了报应。”

  周氏点点头,抚了抚儿子的脸庞,慈祥说道:“娘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