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玄幻魔法 >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最新章节 > 摄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TXT下载
错误举报

蠢第1671章 蠢笨的木头!

  第1672章蠢笨的木头!

  展景焕乍然听到女人的声音,朝屏风后看去,依稀可见影影绰绰,那人似是斜躺在软塌上。

  他下意识看向四周,并未见伺候的宫女嬷嬷,眉头蹙的更紧了。

  他忙跪在地上,行礼,却并未往里去。

  “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下官展景焕给娘娘请安。”

  沈卿婉透过屏风看向跪地的男人,艳红的唇微微勾起,随着身形微动,可见身前如玉肌肤。

  “展将军快请起,哀家今日叫你来,是想跟你商讨一下明日秋弥之事。”

  展景焕一听这话,心下狐疑,太后怎会关心起这事?

  秋弥之事早就安排得十分妥当了,刚刚皇上才找他们又商议了一遍。

  再者,太后为何找他商议这事?还是到这寝宫之中?

  不等他开口,忽然传出脚步声,地上铺着厚厚的兽皮毯,脚踩在上面声音微小。

  可如今屋内似乎只有他们两人,再小的声音也被无限放大了。

  眼前突然多了一双绣鞋,前头顶着一颗硕大的东珠,雪白的脚踝上竟还挂着一串血红的玛瑙。

  展景焕神情一怔,几乎是瞬间便想到了小娇妻。

  她向来无拘无束,没大没小,即便嫁到了尚书府,依旧保留了以前的习惯,脚踝上一串银铃,清脆悦耳。

  尤其在床上的时候,听在耳中,更是勾魂摄魄……

  展景焕想到一些无法描述的画面,耳根子一红,赶紧收回思绪,越发把头埋了下去。

  沈卿婉身上只披了件薄绸,雪白的肌肤清晰可见。

  她看着地上的男人,眉眼低垂,万般风情,出口皆是娇声细语。

  “将军应是知道,宫外不比宫内安全,处处危险重重,皇上年纪又小,哀家十分担忧。

  将军身为神机营的主将,哀家早就听闻你的英勇事迹,希望明日将军能随行贴身保护皇上。”

  展景焕鼻尖窜如一股异香,不比小娇妻身上的好闻,只觉浓烈到让人做呕。

  可他自不会在太后跟前露出不敬之态,只略微往旁边侧了侧。

  “太后娘娘严重了,保护皇上本就是臣分内之事。”

  沈卿婉微微弯腰想要将他亲自扶起,身前一团呼之欲出。

  “展将军快起来说话,莫要过于拘泥。”

  展景焕只觉后背窜上凉意,明明是温柔的嗓音,却好似被毒蛇缠住。

  他顺势站起身,却避开了沈卿婉的手,笔直地往旁边一站,死死地垂着头。

  “谢太后娘娘。”

  如此躲避的动作,虽不着痕迹,却被沈卿婉看在眼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倏然收回手,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嘴角却依旧挂着浅笑。

  “以前便听闻展将军一表人才,气宇轩昂,如此近距离看,倒真真是一点没有作假呢。”

  展景焕越听这话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心里生出个年头,又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如今倒只有一个想法,赶紧离开这里。

  “太后娘娘,若您没有其他事情交代,微臣便先告退了。

  刚刚在皇上处议事,摄政王曾嘱咐臣,稍后还要碰头说一下明天布防的事。”

  展景焕不是个傻的,脑子转的飞快,要说高高在上的太后最忌惮的人是谁,非摄政王莫属。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打着摄政王的名号开溜了。

  果然,沈卿婉听到摄政王的名字,眼底暗光一闪,有些不甘,又有些气怒。

  她恨恨地瞪了一眼展景焕低垂的脑袋,声音突然变得冷寒。

  “既是如此,哀家也不好再留将军,且等将军得空,哀家再继续说这事。”

  还要再单独见面?

  展景焕心头一跳,只觉有些厌恶,面上却恭敬地点头颔首,转身,走了出去。

  沈卿婉看着他的背影,柳眉倒竖,气得将桌面瓷瓶扫在地上。

  只觉自己白白收拾打扮一番,搞了半天,不过对牛弹琴。不禁怒火中烧。

  “没有眼力见的废物,蠢笨的木头!”

  展景焕在行宫的时候,还是快走,带出了门,当即疾跑如飞,好似后面有琵琶鬼在追一样。

  一口气跑回暂住的行宫,弯着腰气喘如牛,眼前突然多了一双漂亮的绣鞋,伶仃的脚踝纤瘦雪白,两只金铃铛坠在其上,说不出的勾人。

  “相公,你怎么才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