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玄幻魔法 >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最新章节 > 综穿之浮生有梦三千场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第204章 曾喜欢过

  李迩安转过身来,看着少妇人一步步向她走来,心头忽地涌起一阵酸涩。

  九年的时间过去了,当年那个躲在门后偷偷看过来的小姑娘,已经挽起了妇人的发髻。见她走来,李迩安不由的扫了眼四周。

  不知是在期待什么,亦或者是想要逃避什么。

  徽柔不知何时已经跟梁元亨道了别,走到她身边,见她阵阵出神,问:“迩安姐姐,怎么了?”

  李迩安略有几分勉强的扬起一个笑来,道:“遇到了一位故人。”她看向杨氏。

  “李公子.......哦,不,李姑娘真的是你?”杨氏已经到了李迩安的跟前,她看起来十分惊喜,却似乎又带着几分几不可见的气恼,道:“我以为是我认错人了。”

  李迩安和她见了个礼,道:“好久不见。恭喜你。”

  她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

  只是看向杨氏微微隆起的腹部,除了恭喜,李迩安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杨氏回了礼,摸了摸微微隆起的小腹,道:“原来李公子竟是女娇娥......难怪表哥这些年都找不到你的踪迹。”

  李迩安愣了愣,她没有想到那年匆匆一别后,王韶竟然找过她。

  徽柔好奇道:“你表哥是谁?”

  杨氏微抬了下眉梢,随后莞尔一笑道:“我和姑娘匆匆一面,姑娘便能记到现在,想必应该不会忘记凤山王生......他和当年的‘李公子’虽只相处了短短十余日,却因为将‘他’引为毕生知己。

  庆历四年,他过了秋闱后,便离家游学,四处寻访这位故友。他对这位故友所知甚少。只知‘他’说自己来自高州。

  但是到底是高州何门何族,他却并不清楚。只知道‘他’是读书人,所以便接着游学的机会,找遍了高州大大小小所有的书院。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听过那位‘李公子’的名讳。

  游学一年回乡后,他闷闷不乐。兄长知道了缘故后,便劝他,说既然对方从未交代过自己的具体身世,只怕说得话未必是真的。可他却说,那位‘李公子’绝不会骗他。

  后来他又打听到,那年那位‘李公子’离开罗田后,似乎向着边境一带而去,他便不顾家人的劝阻,再次去寻人。

  这一寻,又是一年多。

  直到他的生母病重,他才回到罗田,在母亲塌前尽孝。

  直到今年守孝期满,他仍不死心,觉得以‘李公子’的文采,这个年岁当入京考取功名了。便又收拾了行囊,到了这东京城来。

  只是他哪里想得到,他寻了这么些年的知己,竟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

  杨氏说到最后一句,低头自嘲一笑。

  徽柔看了眼迩安,听着杨氏的描述,知道那人大概是李迩安当年出宫后去书院读书又逃学去了边境的途中认识的。

  她有些好奇,按杨氏所说,当年迩安和那位王生应该也算是十分交好的朋友。可是,这些年常听她说起在宫外的见闻,却从未听李迩安提起过这么个人。

  便猜测,对李迩安来说,那人怕只不过是泛泛之交。

  果然便见李迩安似乎不欲再和杨氏多说,找了借口道:“当年年幼无知,行事莽撞,为了出去念书,所以才做了那副打扮。和王公子相遇实属巧合,萍水相逢,不曾想竟累他至此。

  今日遇见夫人,大概是上天想早日了解这桩因果。劳夫人转告,当年之事,是我之误,不配为友,望他海涵。便当错识我一场,相忘于江湖。”

  杨氏愤愤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不见他一面吗?”

  “男女有别,何况既已各自成家,更不便私下相见。有劳夫人了。”李迩安说着拱手行了一个礼。

  “你成婚了?可你这发髻明明还是在室的姑娘......”杨氏微抬了下手,指着迩安的发髻。

  李迩安并不想和有妇之夫牵扯,见杨氏误会,以为她也嫁人了,也不解释。

  杨氏摸了摸小腹,闭上眼缓缓舒了口气,道:“既然如此,确实不便。好,我会帮你转告他的。”

  李迩安又行了一礼,道了谢。

  杨氏这次回了礼,道:“抱歉,我并不知道你已经......”她说着看了下徽柔。显然是担心李迩安已出嫁,而徽柔若是夫家人。那么她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怕是会给对方带来麻烦。

  李迩安会意,道:“这是我妹妹。今日的事,她不会说出去的。”

  徽柔听了也连连点头。说自己不会说出去。

  李迩安见杨氏刚才扶着小腹,怕她动了胎气,便道:“夫人,我会一些医术,你刚才似乎气息不匀,为防万一,我替你把把脉?”

  杨氏见迩安已经向她伸出了手。顿了顿,点了点头。

  李迩安搭了下脉,杨氏已有五个月的身孕,男胎,胎息稳固。

  “夫人今天应该走了不少路,所以有些体虚气若,虽无大碍,但最好不要再有所劳累......”

  她顿了顿,见她身边只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陪着,显然顶不上事。又不想提起对方的夫君,说让她的夫君来接她。

  便略一思索,道:“夫人若不急着离开。大相国寺内有客院可供留宿,寺内斋宴也远近闻名。夫人可在此留宿一宿,歇一歇,缓缓劳累。”

  杨氏道:“如此甚好。方才相公有急事下了山,让我在此地等他回来。我看这时辰,他也快回来了,只是恐怕下山后天色也晚了。若是大相国寺内可以留宿,再停留一日,沾沾佛息也好。

  多谢李...夫人告知。”

  李迩安听说她相公就快回来了,便也不准备逗留。

  招手叫来在百余米外的随行侍从,让他们去叫了一架竹椅,让抬竹椅的脚夫稳稳的将杨氏送去客院,便准备离开。

  杨氏谢过迩安之后,便坐上了竹椅。

  大相国寺的这些竹椅本就是为了给来进香的夫人小姐们累了时坐的,所以不仅为了安全,将底盘做的很低,这些熟练的脚夫们抬得也很稳。

  李迩安转身欲走,杨氏却忽然叫住了她,下了竹椅走到她身边,拉着她走到人少处。深吸了一口气,犹豫了片刻后,似乎下了什么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