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科幻小说 >大明暴君之我是个木匠最新章节 > 大明暴君之我是个木匠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大家一起告黑状十!

  皇宫之中,林凡坐在龙椅之上,无奈的看着下方的十几个白发老人!

  在三个时辰前,他还在坤宁宫陪着张嫣,然后就有人来告诉他,翰林院的大学士们来了,就在太和殿等着他。

  他知道这些老头子都不好对付,便让人去把他们给打发了,谁知,那群老头子态度强硬,硬是跟他耗了三个时辰。

  无奈之下,林凡才来了太和殿,而这些大学士在看到林凡之后,便开始告状,你一言我一语,吵得林凡脑袋都疼了。

  “陛下,您说这事怎么解决!”

  最后,大学士孔灵通一锤定音,嘈杂的声音彻底消失。

  “额……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凡很无语。

  刚才,他是真的一点都没听懂,而大学士们听到林凡的问题,皆是面带怒色。

  “陛下,您是在是太过分了,我们都被礼部的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了,您居然还不认真听取我们的意见!”

  “陛下啊!老臣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被那礼部侍郎左欢指着鼻子骂我,还说我不要脸啊,偷奸耍滑啊!”

  “陛下,那左欢实在是太嚣张了,求您治他一个诽谤、诬陷之罪,也不要太重,打他一百大板就行啊!”

  大学士们皆是怒道。

  林凡听到这里,才大致明白了,这些问题的关键点,是礼部侍郎左欢把这些大学士给骂了!

  这个左欢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你丫的好好在礼部待着不行吗?没事跑翰林院去干什么?

  “刘乘风,你不在锦衣卫待着,你来这皇宫做什么?”

  林凡看着刘乘风问道。

  刚才他就注意到刘乘风了,这货躲在大学士们身后,不时的冒出头看一眼自己,一看就没按什么好心啊!

  “咳咳!陛下,这事我是见证人,同时也是参与者啊!”

  刘乘风干咳了两声说道。

  “对!陛下,就是这个刘乘风,带着锦衣卫闯入我们翰林院的!”

  “陛下,这事他也有参与,也要治他的罪!”

  大学士们急忙说道。

  “陛下,这事我虽然参与了,但是,我也被那左欢给骗了啊,那老小子找我告黑状,说翰林院的大学士们偷奸耍滑,不干人事,我才去的!”

  刘乘风沉声说道。

  “陛下啊!您听到了!那左欢太嚣张了啊,这锦衣卫可是您的直属卫队啊,他去刑部、去顺天府告状,我们也没话说,他去锦衣卫,那分明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

  “陛下,此人不教训一下,如何能服众啊!”

  大学士们哀嚎道。

  “咳咳!陛下,那礼部侍郎左欢的确是太过分了,大白天的礼部关门渎职,这就算了,还告黑状,我刘乘风都看不过去了!”

  刘乘风干咳了两声说道。

  林凡忍不住白了刘乘风一眼,心道,你这小子是什么人,老子还能不清楚?

  礼部的人之所以告翰林院的黑状,一定是你搅屎棍发挥了作用,事情闹大了,你小子到时摘的挺干净的。

  “渎职!对!就是渎职啊!陛下,那礼部的人定然是见有才子们围堵皇宫,担心陛下您让礼部的人去解决此事,才关门不出的啊!”

  “陛下,定然是如此,这礼部的人好不要脸啊,宁愿渎职,也不愿意帮助陛下解忧,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了!”

  翰林院的这群大学士为了找礼部的麻烦,居然把事情的真相给强行推理了出来。

  林凡无语,礼部大门紧闭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找礼部的麻烦,那是觉得没这个必要。

  现在倒好,刘乘风这个搅屎棍把礼部和翰林院搅在一起了,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事嘛。

  “陛下,此事的确为真,我当时还好奇,为何这礼部的大门紧闭,原来是因为他们怕惹到麻烦啊!”

  “呵呵!身为我大明朝的官员,不为陛下解忧,留着何用啊!”

  刘乘风冷声说道。

  “此事既然与礼部有关,那就传礼部的人过来!”

  林凡沉声说道。

  此时,礼部的人正聚集在一起,将刘乘风和翰林院的诸多罪状写出来,准备入宫面圣呢。

  不过,还没等他们把这些罪状全部写出来,锦衣卫便到了,礼部的官员一股脑的全被带走入宫。

  来到太和殿,林凡翘着二郎腿坐在龙椅之上,一旁,几名宫女端着各种水果,喂给林凡吃。

  “陛下,臣等有冤屈,要状告锦衣卫指挥使刘乘风和翰林院的大学士!”

  礼部的官员一到。便是跪在地上齐声说道。

  林凡伸了伸拦腰,起身说道:“哦!这倒是有趣了,翰林院的大学士们,刚刚把你们礼部的人给告了,你们倒好,来了之后就告刘乘风和翰林院的大学士。”

  “陛下!此事都是这刘乘风搞起来的啊,我们礼部的人好好的在屋子里处理政务,就被锦衣卫给打了!”

  “陛下,您看我们的屁股,那被打的叫一个惨啊!站都站不直了啊!”

  “陛下,此事您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

  礼部的人叫冤道。

  “呵呵!你们就该打,谁让你们大白天关门的?礼部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们被打就算了,居然往我们翰林院泼脏水,如此肮脏的行径,打你们一百次都不为过!”

  还不等刘乘风出言解释,翰林院的人就忍不住讥讽道。

  “呵呵!你们翰林院的人呢好!一群偷奸耍滑的迂腐之人,我们就关了一天门而已,你们翰林院那是天天关门啊!”

  左欢鄙夷道。

  “翰林院难道天天都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吗?一群老腐儒,我听说你们还经常请一些才女入翰林院,呵呵!谁知道那是不是才女啊!”

  王太兴冷笑着说道。

  “你们!你们这是血口喷人啊!我们翰林院那是一派正气,我们请的都是才子、才女!”

  张庚怒道。

  “请的都是才子才女?这我倒是奇怪了,翰林院为陛下举荐过的,似乎都是才子,什么时候举荐过才女了?”

  “暗度陈仓,说的就是你们?没想到啊!我大明朝翰林院的大学士,居然都是一群寻花问柳的小人!”

  礼部的人鄙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