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玄幻魔法 >前夫又在耍花招最新章节 > 前夫又在耍花招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五百九十四章贼 家贼难防

  “我刚刚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了,那只玉镯子已经被卖了出去,如果我和封墨想要找到这只镯子其实很简单,只需要联系上卖家问问就可以知道,时间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难道还没有人承认?”

  简宁安一边说着视线落到了顾思怡的身上,因为镯子是前几年拍卖的,因为拍卖的价值不菲,所以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想要找到这只镯子并不困难。

  顾思怡此刻已经知道自己暴露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再装下去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老泪纵横的哭了起来。

  “宁安,对不起,是我一时糊涂被猪油蒙了心,所以才动了歪心思,你的那只玉镯子是我偷偷掉包的,就连简单的玉佩都是我拿走的。”

  她声泪俱下地诉说着自己的所作所为,封墨的脾气并现在做的各位都非常的了解,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顾思怡还不承认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要让封墨真的查出来了以后,事情就真的没有这么简单了。

  “二婶,我知道你缺钱,即便是再怎么缺钱,你也不应该这样做。”

  简宁安心中还是有些安慰的,起码没有走到最后一步。

  封静姝见状瞬间大发雷霆,她虽然已经猜到了,可能是顾思怡做的,但她承认了之后,心中还是有些气愤。

  “顾思怡你白活这么大岁数了,竟然沦落到去偷一个晚辈的东西,你让我说你些什么好呢。”

  她气得直拍桌子,封静姝以为顾思怡这个人只是嘴上刻薄,又贪婪了些,没想到顾思怡竟然会做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封浩存也觉得脸面上有些挂不住,她背着自己做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来,他一个箭步冲上了前去,狠狠的给了顾思怡一巴掌。

  顾思怡不堪重负地趴在了地上,简宁安微微的这个声音,虽然有些不太忍心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但这也可以说是她罪有应得。

  “宁安,我错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去偷你的玉镯子和玉佩,我但凡有别的办法都不会选择走这一条路。”

  她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爬到了简宁安的脚边紧紧的搂着她的大腿苦苦的哀求着。

  简宁安此前也知道顾思怡在外面欠了一大笔赌债,但是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还钱。

  “宁安姐,我妈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大发慈悲饶过我们。”

  封丹丹也放下了以往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苦苦的哀求着简宁安,希望简宁安能够放他们母女二人一马。

  “丢人现眼的东西,离婚!”

  封浩存默默而死的瞪着趴在地上的顾思怡,最后那两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顾思怡布置连续的做出这种事情来,的确是让他感到非常的丢人。

  “不要,不要跟我离婚,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做这种糊涂的事情,请你原谅我。”

  顾思怡一听封浩存一气之下竟然要跟自己离婚,即便是他们现在日子过得并不景气,可自己依旧算的上是封家的二夫人,要是离婚的话,那自己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二婶,请你原封不动的把我的镯子还回来,如果你可以做到的话,这件事情我可以选择,既往不咎。”

  简宁安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的波澜,她已经做得够意思了。

  “好好,我现在就去把你的镯子赎回来,还有简单的玉佩,就在我屋子的抽屉里,我马上去给你拿。”

  顾思怡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路小跑着进了卧室,很快手里拿着那个玉佩出来了。

  “宁安,这就是你的那个玉佩,你看看。”

  简宁安接过玉佩来脸上的愁容逐渐散去,这的确是简单的那一块玉佩。

  “明天中午之前我要见到那个镯子,否则就公事公办。”

  封墨给他们下达了最后的通牒,也算是要逼他们一把。

  “糊涂真是糊涂,缺钱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吗?还犯得上去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我们封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媳妇。”

  封静姝原本对顾思怡的态度就不是很好,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对顾思怡的态度可以称得上是厌恶。

  “姐,我这不也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所以才会这么做。”

  顾思怡大拉着脑袋,像个做错了的孩子一样站在那里。

  封丹丹虽然表面上装作一副知错而又难过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恨毒了简宁安,你又没有做错事情的是她们母女两个,可她内心却怨恨别人。

  “我有点累了,我们上去。”

  经历了这么一场闹剧过后,简宁安属实觉得有些累了,她有些疲惫的眨了眨眼睛。

  “好,姑姑我们先上去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封墨不再像刚才一样板着一张脸,态度温和了不少,他贴心又温柔的扶着简宁安回房休息去了。

  “镯子和玉佩总算是有下落了。”

  她躺在床上深深的松了口气。

  “明天我叫人送一个小的保险箱过来,你把你贵重的首饰全都放到保险箱里。”

  封墨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顾虑,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不得不有所防备,今天是顾思怡,下一次说不定会是谁带动这样的歪心思,为了彻底的杜绝这种事情发生,他只能这样防患未然。

  “搬一个保险箱过来也好,省得再有这种麻烦事。”

  简宁安索性也答应了下来,有个保险箱的话,自己的那些比较贵重的首饰,的确是有了一份保障。

  她和封墨聊着天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封墨蹑手蹑脚的下了床,他直奔自己的书房。

  封墨掏出手机来给沈曼君发了一条信息。

  【医院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到时候你直接过去就好。】

  收到这条信息的沈曼君紧紧的咬了咬牙,她的目光转而变得阴狠了起来。

  “封墨,既然你无情,那就休怪我无义了。”

  沈曼君一气之下给封丹丹打了个电话,因为封丹丹是沈曼君的下属,所以两个人在一起共识,兴许是因为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两人的关系出奇的好。

  沈曼君原本想着自己亲自把封墨和自己在一起的照片发给简宁安,可是封墨警告过她以后,她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想要借封丹丹只手将这件事情透露给简宁安。

  “曼君姐,怎么了?”

  封丹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通了电话。

  “丹丹,明天你要是在家的话,我过去找你,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沈曼君邪佞一笑,她一分一秒都已经等不了了。

  “曼君姐,我当然有时间了,如果你要是有什么急事的话,可以现在就告诉我。”

  沈曼君犹豫了片刻,把那几张照片发了过去,她那天晚上把封墨你晕了以后,其实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她只是抱着封墨拍了几张比较亲密的照片而已。

  为了能够拴住封墨,让他对自己多一些关注,所以沈曼君这才谎称自己怀孕了。

  收到照片的封丹丹,整个人都傻眼了,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

  “曼君姐这……”

  “丹丹,这是前段时间你哥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拍下的照片,你说如果简宁安看到这些照片会怎么样。”

  沈曼君签收了两声,循循善诱的说道,她并没有直接命令封丹丹去把这些照片拿给简宁安看,而是在一步一步的引导她。

  封丹丹虽然脑袋并不是很聪明,但是一听这话也瞬间的领会了沈曼君的意思。

  “我明白了,简宁安要是看到这些照片的话,说不定会气的早产。”

  封丹丹想想那副场景就非常的解气,就是因为今天简宁安该说就说了,让她和自己的母亲像两个乞丐一样跪在地上祈求她的原谅。

  虽然看到这些照片能够成功的报复简宁安,但是沈曼君和封墨两人发生的事情,让封丹丹但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她一直都对封墨别有一番用心,只是现在只能把那份喜欢埋藏在心里。

  “丹丹,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沈曼君说完直接挂断个电话,就算是到时候封墨怪罪下来的话,她也完全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封丹丹的身上,封丹丹对于她来说不过就是一颗棋子而已。

  看着屏幕上的那两张照片,封丹丹紧紧的攥了攥手机,心中五味杂陈。

  次日清晨,简宁安被一件清脆的敲门声惊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紧接着顾思怡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宁安,你的玉镯子我已经给你赎回来了。”

  顾思怡你拿到之后就迫不及待了跑了回来,想要赶紧把这个玉镯子还给简宁安,她的确是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念会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简宁安一听是自己的玉镯子被赎回来了,整个人顿时清醒了,她和封墨立刻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