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武侠修真 >夜冥侯最新章节 > 夜冥侯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22章 落魄书生

  潜入人家院落,无声无息的接近,天下还有谁比夜冥侯更拿手!全天下的狗见到他都会夹起尾巴,陆鸿焘的狗也不会例外。

  加之他经常出现在不被注意到的地方,比如护卫们经过的走廊。当他悄无声息蛙跳下来结果他们时,几个护卫仍旧不太相信祸从天降。

  想要毫无痕迹,甚至不流出一点点血,比较麻烦。李存勖不嫌麻烦,他一一将这几个冤死鬼把衣服沉湖。没有行头如何接近陆鸿焘内宅,好在这些人蒙头,谁也不认识谁。李存勖心中暗笑:陆鸿焘这个老狐狸是不是有点蠢!

  想要接近陆鸿焘谈何容易,刚过两进院门,他们便被喝止。

  “站住退回,谁招进来的一点规矩不懂。还不退,作死?”

  李存勖赶忙连连退后,几个人悄悄隐身僻静之地。

  “我去联络弟兄们在外面搞一下,最好惊耗子出洞!”霜叶说道。

  李存勖沉吟片刻同意了霜叶的想法。事不宜迟,霜叶飞身跃出院子掩身暗影之中赶往预定集聚之地。一路上安静的出奇,连一声犬吠都没有。霜叶双手各捏雪翼芒刺,太静了,让人不安。集聚之地附近居然没有哨探,弦音阁以严谨著称,不会有这样的疏漏!

  当她停住,扭转身,一位书生模样的率众挡住了去路。落魄书生居然在此……

  李存勖分开众姐妹,跃上屋脊悄悄逼近院落深处。到处是手持利刃的蒙面人,每一间屋舍之内灯火明亮,听不到话语声。陆鸿焘即便再警觉,也不至于大半夜把全院子的灯都点上。

  院子最里,一间房舍门口站立数十人,腰挂长柄陌刀。戒备森严,李存勖无从下手,只得暗伏屋脊静观其变。李存勖:又有出入,陆鸿焘并非穷途末路,他的势力还很大,肖道全不可能将这样的陆鸿焘一脚踢开。不祥的念头,隐约出现。落魄书生并不在,他若在屋内,岂会如此安静。所有灯都点亮意欲何为?

  人声嘈杂,一群人围着个女子直奔屋子而来,女子旁边赫然便是落魄书生。女子罩着头看不出面貌,身上的夜行衣跟‘玉罗刹’们一般无二。

  李存勖惊骇:霜叶被擒了!?

  不假思索,李存勖凌空跃下,手起刀落,数个护卫被他削断咽喉。落魄书生淬不及防,小刀刀尖离他喉管不足两寸。落魄书生眼中透着死亡惊恐,忙不迭顿地急掠。此刻,李存勖眼中只有救人,逼退落魄书生,使他的护卫慌乱之中顾不及押解的霜叶。

  面罩抓下,刹那,李存勖感到一丝冰冷寒芒的逼近,芒刃甚至触及到了肚腹。躲已经不及,退亦无路。

  缩腹,躬身。臂膀前伸,手掌轻推‘霜叶’的额头,她不由自主退开半步。寒芒向前之势顿住,李存勖危机万分将将躲开狠辣一击。

  此女眼神狰狞,虽面容白皙却有两道刀疤交错,她不是霜叶。李存勖第一感:有备,陷阱!霜叶被擒。

  他当机立断,顿地飞起,招呼‘玉罗刹’退。

  事实,她们进城的一刻就已被盯上,夜出客栈,陆鸿焘就已晓得。今夜所有一切都是为了他们预备。城中大乱,所有权臣几乎全都殃及,陆鸿焘真的坐立不安了一阵子。他甚至想跑,直到安然无恙,他不跑了:夜冥侯冲他而来或者首先针对他!

  陆鸿焘狡诈,他若没甚斤两怎能在权柄之间混迹这么多年!他想到一个阴狠的诡计:偷袭鱼市街。‘玉罗刹’的心腹之中存在两个致命的暗桩并且肃清。霜叶让他们聚集一处是个失策,她太相信自己甄别奸佞的眼力。若是令他们潜散分开暗伏也不至有此大祸。

  同时,李存勖也轻敌了。他太相信自己,甚至骄傲自大!他认为以他们八人完全可以把陆鸿焘料理了。殊不知打人一拳防之一脚的道理!

  几十条弦音阁精锐,一个时辰之内横尸遍地。无一人脱逃,消息被封锁的严严实实。甚至两个暗桩还特意发出安全信号。落魄书生名叫范文炳,陆鸿焘大管家,所有计谋几乎全都出自于他。狙杀弦音阁精英之后,范文炳领着人埋伏下来,他知道必有人会自投罗网。

  陆鸿焘知道逮住夜冥侯很难,擒到一两个钳制他的‘玉罗刹’相对容易。只要逮到了,他就无忧了。所以,别院里戒备森严只是给夜冥侯看看,灯火通明,夜难寝寐更是做作。层层守卫把守,接进不了。只能联络援手先闹乱,那么必然会有人去鱼市街。

  李存勖双刀脱手飞出,它们交叉变换,一道道白光闪过,十了个陌刀侍者倒了下来。小刀去势不减对着范文炳咽喉心窝。

  范文炳狼狈不堪的躲避,他的临敌以及轻功都属上乘,虽狼狈,但是步伐不乱,几个纵跃终于避开雷霆一击。李存勖借此间隙领着‘玉罗刹’脱离战圈遁迹。

  “圈套!咱们行迹显露并不稀奇。岔子出在弦音阁心腹,凄风姐姐,你能确定他们可靠?”

  凄风无语:方荣变节!出了奸细,难辞其咎。霜叶妹妹生死未卜,怎么办?

  李存勖见凄风眼含泪水,他暗自惭愧:独来独往惯了,思虑总是小处,不顾大局!

  “他们在哪集聚?”

  “鱼市街。”

  李存勖神色黯然:“去看看。”

  遍地尸体,他们甚至没能来得及散开御敌,有人腰里刀剑只拔出一般就被刺穿胸膛。

  冷月:“回阁主,少了两个。”

  李存勖:“谁?”

  冷月:“霜叶下属荣昇两坛坛主方荣和赵昇。方荣就是偷袭阁主之人。”

  突然,李存勖大喊:“有气味,走!”他拉着无寂手臂纵身而起,斜下里跃上屋舍。‘轰’的大响,火冲天而起,无数火舌急速的追赶他们。身影纵落,火舌吞吐不定。

  他们竭尽浑身之力自大火中逃出,李存勖心有余悸的回头张望火势。

  “敢不敢再闯别院?”哪一个刚刚逃脱升天者敢于在次撞进陷阱之内?夜冥侯敢!他觉得救出霜叶,这是最后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