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语文学 > 武侠修真 >夜冥侯最新章节 > 夜冥侯TXT下载
错误举报

第25郑章 郑怀整肃

  郑怀,三山,焦化,平阳,南域几处城镇分布洛阳周围,天下人等赶往都城必从这几处经过。

  霜叶调遣的分坛人手也是这几处出现纰漏,犹以‘荣’‘昇’;两坛损失巨大。马不停蹄,李存勖下令先从郑怀和三水两镇着手。

  郑怀与三水镇紧邻,难怪两个坛主变节。被擒?利诱?暗通款曲?谁牵线搭桥?霜叶肯定方荣和赵昇不是暗桩,弦音阁成立不久,他们就加入了,那时候谁知道弦音阁,绝无可能那时就安插眼线。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李存勖来至郑怀。荣坛总舵坐落在郑怀最繁华的一条街,前店开一家绸缎铺子作为幌子,后院是荣坛平时商议事情的总舵。

  走进后院,齐刷刷跪着十余个形色不同的人。

  “拜见阁主,请阁主治罪。”

  李存勖没有发话,他瞧看着每一个人。不温和,也不严厉。

  霜叶:“起来,没人要治你们的罪。我们只是陪同阁主随处逛逛。”

  一中年汉子起身,他殷勤的引李存勖来至后亭,很大一间大厅,上首正中摆一张椅子,先手两侧各四张,墙上四白落地。

  “属下新任坛主沈宝富。不知阁主驾到,我等也未提前准备什么,阁主勿怪。”他躬身抬手请李存勖落座。

  李存勖笑容可掬:“不错,挺好的,已经听好了。”他踱步四处看,就是不坐这张椅子。中年汉子以及身后这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神色紧张。一坛之主变节,可能只是她一人吗?所以,当知晓李存勖要来,这几日荣坛人人自危,尤其这几个主事的。

  “听说这里是新设总舵,有这些制备,你们也费心了。”李存勖终于坐上这把‘交椅’,信手端起茶盏,香气扑面。

  “喔,好茶!”

  凄风见李存勖故意拿架,心里好笑。只是阁主之尊不坐,她们不便僭越,只得随后簇拥。沈宝富不便更不敢往前挤,想要献献殷勤需踮起脚尖说话。他见李存勖夸茶叶好:“阁主许是不知,此地盛产岩茶。”

  李存勖:“哦,咱们必然也有岩茶的买卖喽!哪位主管?”

  “启禀阁主,属下周颖慧。”一位三十来岁,有些姿色的女子上前一步躬身抱拳。

  李存勖进院就特别关注她,一身短打,劲装快靴,腰佩长剑。虽算得上貌美,只是肤色黝黑,面带风尘。

  李存勖点着头:“都城走茶可有?”

  此女直视李存勖回禀:“不但洛阳各处商号有往来,御用也不少。”

  李存勖和颜悦色:“哦,买卖不小,天南地北的跑,姐姐辛苦!”

  “禀阁主,分内。”她话不多,嗓音洪亮,甚至冲。

  李存勖:“咱们这还要什么跟都城有往来?”

  中年汉子眼珠一转:“回禀阁主,属下有些绸缎上的生意,不多。”

  李存勖还是点头,和声暖气:“是,兵荒马乱生意不好做。”随即话锋一转:“多少时日聚集一次?坛内教众多少人?都城出了岔子,你们是如何自查的?”

  一连串的问题抛给沈宝车,他想不到这位阁主马上兴师问罪。

  他心思缜密,虽一时慌乱,调理仍旧清晰:“禀阁主,半月商议一次,荣坛人等百人有余,这两三个月属下正督促分支自查上报。”

  李存勖微微一笑:“沈坛主不必多想,我就随便问问。我们在此叨扰几天住哪?”

  沈宝车一愣:“呃,属下已经布置,风声有些不太好,有些简陋!阁主……”

  李存勖:“无碍,我等并不是来此享受。”

  简陋吗?又是大通铺!不是刻意?沈宝车怎知我们已有夫妻之实?一个个疑问涌上来,李存勖不露声色。

  “嚯嚯,谢沈坛主想的周到。”他看到这是大堂临时隔开的一间大屋,空气里仍有墙泥未干透的气味。

  李存勖心里有了一些定论,他婉拒了沈宝富的接风洗尘。

  “让周颖慧进来,这么大纰漏,她难辞其咎。你们就都回去歇着!”

  沈宝富一阵踌躇:这是我的绸缎铺,我去哪?他将目标直指周颖慧,反倒应了他的意!

  他心里有鬼,敢说吗!其实他要是说了,反而能消除一些李存勖的怀疑,越犹豫,李存勖越觉得他有问题。

  周颖慧大步进门,不施礼,也不说话。垂手站着,目不斜视。腰间的长剑想是被人摘了去。

  李存勖呵呵一笑:“周女侠请坐,我有话说,你这么绷着劲,我有些话不好开口。”

  周颖慧也不客气,大刺刺坐了:“我是经常往来都城,也跟前坛主交好。处置我便是!”她甚至目光冒火逼视李存勖,微昂着头像是示威。

  哈哈哈,李存勖一阵大笑,扭头对着凄风:“弦音阁给新晋阁主下马威是惯例!”他不等凄风回话:“周女侠,我要是不信你,你进不来这个屋。”

  周颖慧想不到阁主会这么说,她一脸错愕,不知说什么。

  李存勖:“这里早就存在是!”

  周颖慧茫然的点点头。

  李存勖:“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此聚会,吃喝还不是普通的酒肉!”

  周颖慧皱皱眉:他怎知?不过她还是点头表示不错。

  李存勖嘴角微翘,一丝不屑闪过。他喜欢大钱挂风的响声亲切而熟悉,噗的窗棂破了一个小洞,啊,一个人影捂脸闪没。

  无寂要追出去,被李存勖阻止。

  “荣坛很令周女侠看不过眼了!”

  周颖慧面对李存勖而坐,他所有举动都在眼里。居然不曾看大他激发什么暗器,手法真快!

  “是!他们行止龌龊,很多人跟匪类无异。”

  李存勖:“周女侠有信心肃清?”他面带笑容,眼神从未错开周颖慧的眼睛。他听说过‘眼神是心灵窗口’觉得很有道理就记住了。

  周颖慧眼睛一亮,喜出望外的神采:“有!”话不多,有力。

  李存勖:“从哪着手?”

  周颖慧:“这。”

  李存勖伸拇指:“他想跑路,怎么办?”

  周颖慧:“跑不了。”

  李存勖:“你有人手?”

  “就在外边。”

  “随时准备拼命!”